《演算法的一百道阴影》:效法格雷总裁好好调教你的演算法吧

导读 文:Gene 无论是要布置家居还是出国旅游,这个时代有谁不做功课上网查找一些资讯?有阵子脸书或其他网站广告不断推送我正要找的

文:Gene

无论是要布置家居还是出国旅游,这个时代有谁不做功课上网查找一些资讯?有阵子脸书或其他网站广告不断推送我正要找的资讯,刚开始还觉得颇毛骨悚然,不过看到朋友抱怨脸书不断向他推送治疗秃头的广告后,就感到欣慰许多⋯⋯

水可载舟、亦可覆舟,演算法是把杀猪刀⋯⋯哦不⋯⋯双面刃,现在大部分网友都习惯脸书和谷歌透过演算法「客製化」地显示动态时报或搜寻结果吧?毕竟,有了智慧手机后,随身随时可玩的东西太多了,精準推送资讯有啥不好?用人工智慧(AI)为我们把持生活上各种杂务,如果可以简单,有谁想要複杂?

然而,有不少有识之士指出,大家在智慧手机的操控下,已经失去愈来愈多生活能力,换句话说就是变笨了!而且愈来愈宅,现在家庭或情侣聚餐,各自对自己手机发笑一句话也不说的场景,并不令人感到陌生吧?阿宅独自用餐时一手滑手机,另一手夹到隔壁老王的菜,也不是纯笑话而已吧?演算法创造的虚拟世界难道比现实世界更有趣?难道演算法让我们更疏离?

演算法对大众来说不仅是个「黑箱」,还有许多黑暗面,例如製造出愈来愈厚的同温层,让人沉浸在讨拍和取暖的小泡泡中,不知今夕是何夕,在大难临头时还歌舞昇平,让社会更分裂,更不利沟通等等。过去没几家媒体的年代,虽然被迫看着没啥选择的资讯,但好歹全民看到的东西好像差不多,现在分众行销细微到夫妻可以在同一网站上看到完全不同的资讯,不必同床也可异梦,搞得脸书比伴侣和老妈还了解自己的喜好。

近年各国政治上的纷扰,其中之一的共同点除了被2019病(,俗称新冠、武汉)搞得七荤八素,还有敌国买通国内媒体及网军,利用社交媒体进行各种渗透,如此似乎就能主导选战,把民主国家的政局导向转而对专制敌国有利!如此一来,究竟是人民在投票,还是演算法和骇客在投票呢?

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1706-1790)道出,死亡和税赋是人生中的注定。在这个手机、社群媒体和搜索引擎泛滥的年代,我们还得再加上「演算法」。诚如死亡和税赋,演算法似乎也深不可测,引人好奇也令人担忧恐惧,莫忘世上苦人多。脸书和谷歌到底多么所向披靡?闪开,让专业的应用数学老师来!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让我们见识一下演算法究竟是雄韬伟略还是金玉其外吧!

英国伦敦出生的瑞典乌普萨拉大学应用数学家桑普特(David Sumpter),借用他研究包括鱼群及蚁群的运作机制、足球队的传球路线分析、社会隔离、机器学习及人工智慧等等的经验,写了这本《演算法的一百道阴影:从Facebook到Google,假新闻与过滤泡泡,完整说明解析、影响、形塑我们的演算法》(Outnumbered: From Facebook and Google to fake news and filter-bubbles – the algorithms that control our lives),让你不需要蜡烛和皮鞭,就能百无禁忌地见识到演算法的特殊癖好和重口味。

虽然身为应用数学家,桑普特却觉得有阿宅应用演算法寻找匿名街头艺术家班克斯(Banksy)之举,实在宅到他也受不了。他指出那些阿宅搞了半天,却没用数学搞出更新的名堂,于是更想要用内行人的角色来告诉我们数学应用上的侷限。

充满好奇心的桑普特为了写这本《演算法的一百道阴影》,明查暗访许多看似超厉害的网路和IT公司,用他的专业知识来拆解他们的招数,看看其中隐藏着什么猫腻儿。2018年川普跌破所有主流媒体的眼镜,输了近三百万普选票还能靠选举人票当选,同年脸书就爆出与剑桥分析公司分享用户个资的事件,让剑桥分析公司能够从中发掘出个人的政治倾向,以针对这些人投放量身打造的竞选宣传。由于川普的当选太令人感到震撼,让他们和脸书顿时成了过街老鼠。

然而,当我们对演算法愈来愈感到无所适从时,桑普特为我们指出演算法的各种软肋,让我们明白那些伎俩都是应用数学的游戏,和其他的科学工具一样,也都有适用和不适用的範围,真正理解这些IT公司如何蒐集资料、用什么数学方法来分析、想要达成什么目的,就不会一味担忧害怕,也就不会落得成为「数俘」(Outnumbered)的下场。

例如似乎把政局搞得翻天覆地的剑桥分析公司,桑普特就戏称它为「剑桥牛皮」(Cambridge Hyperbolytica)公司,认为他们唬烂的成份很可能大于数学上的严谨。只是川普的当选实在太突然了,剑桥分析公司此举挑动了社会的敏感神经,难免让人宁可相信阴谋论。

在,对演算法的其中一大批评是,用演算法评估风险会有所偏误,比起,黑人假释通过率显然低了许多,在现在的政治氛围下,更显得歧视得太不道德。不过桑普特却指出,人毕竟比演算法所知的更複杂太多,当不同的族裔存在太多的社经差异,就不可能要演算法公平,毕竟办案的是人,餵给演算法资料的也是人,而决定要怎么採信演算法的也是人。

好吧,即使是人造成演算法的歧视,那么演算法操作人们情绪来达成某些政治目的,有可能是真的吧?要不然高雄怎么发大财呢?桑普特认为,演算法对用户情绪的操弄其实没有媒体嘴炮得那么大,反倒是媒体下的标题更能引发人们的情绪。我想,媒体煽动情绪可能自古以来就是如此,只是过去没有网路加演算法,诸多问题不易浮现,所以现在的问题不见得一定是演算法造成的,这点我们得小心区辨。

《演算法的一百道阴影》最后一部分,桑普特谈论以演算法为基础的AI。这一部分涉及较多的专业知识,看看AI究竟能不能成为我们人类的一份子。首先他让我们见识AI的性别歧视,甚至成为种族主义者,可是这又回到前头的问题:是谁让AI学会性别和种族歧视?当AI用作机器学习的大量人类自然语言资料都充满了各种歧视,上樑不正,下樑怎能不歪?

桑普特还用文学、电动游戏等等测试AI的能耐,他认为AI要成为我们的一分子还远着呢,他预测人类在很长一段时间仍是最具有智能的物种,而演算法只能闪边看看要服侍的是整个社会还是少数特权分子。

就像前述,演算法是把双面刃,它带来许多史无前例的便利,也可能带来空前的灾难。诚如凯文.凯利(KK)在《科技想要什么》(What Technology Wants)中的主张,科技会自我成长和持续进化。对抗和恐惧只会让我们逃避现实而搞不清楚科技已走向何方何处,这样反而对我们的社会不利,因为少数能够掌握演算法的个人、企业或政府,将因此取得不成比例的巨大优势和权势。

所以,我们该对演算法设下「安全暗号」,讨论我们社会能够接受的底线,你情我愿地好好调教演算法,才能玩得尽兴啊!

本文经Readmoo阅读最前线授权刊登,原文发表于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