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位身分证eID的五大不合理:换发计画至今黑箱但44亿标案已近乎招标完毕

2019重创全球经济,旅游业、航空业至金融业,服务业更是受到极大的威胁。在这样的环境下,唯一屹立不摇的正是电商和外送产业,这说明了数位科技对人类的重要性。

但你知道吗?政府在防疫的这段期间,也利用科技的进步偷偷做了些事,例如偷渡《国民身分证全面换发办法》。

疑点一:2020年3月才公布的办法,但却在2019年1月就已生效

政府至今为止唯一堪称修法的动作,是公布了《国民身分证全面换发办法》。但这个在2020年3月23日才公布的办法,生效日却是2019年1月1日。偷渡了一整年的生效日,导致2019年中,行政院所核定的数位身分证的换发计画,顿时成为一个符合法令的计画。但即使办法已经生效了超过一年,按照这个办法核定的全面换发计画,却至今仍处在黑箱的状态。

疑点二:坚称eID无隐私及资安风险,但我国政府过去资安事件频传

政府不断以懒人包式的回应,要求人民相信eID不会有隐私及资安风险。但政府将身分证扩大应用到数位领域,本来就可能大幅侵蚀人民数位生活的匿名性,且读卡验证更可能有留存数位足迹、线上身分遭盗用等其他衍生的隐私风险,这都是不争的事实。此外,针对大量资料的资讯安全,我国过去的户籍资料、健保资料,更是都有遭骇的经验,政府要用什么保证人民的隐私与资讯安全?

疑点三:时常援引德国为例,但却始终坚持不需立法或修法

针对上述风险,政府说现行法制以足,不需修法或立法。但以政府最爱援引的德国为例,德国製作eID时,不仅有个资法,也有目前欠缺的个资专责机关;即使如此,德国却仍立了专法,确立了数位身分证的验证时机、验证方式、身分证应载资讯、资讯安全事宜、谁能储存资料、以及违反规範的罚则等。反观,若非无法律规範,便是贪图方便,仅以办法订之,何来足够之说?

疑点四:坚持身分证只能有一种规格,但却同时在规划无卡身分证

政府说,为了节省行政及管理成本,国家身分证必须统一规格,不能有两种卡片(有晶片卡&无晶片卡)。但问题是,政府却又已同时在着手设计透过行动APP进行身分验证的机制,倘若「身分证」只能有一种形式,则我们也想请问政府,无卡化的行动APP是不是另一种形式?设计APP难道不会提高行政及管理的成本吗?

疑点五:全面换发计画至今黑箱,但44亿的标案已近乎招标完毕

政府密集筹画换发eID至今已逾两年,全面换发计画也早已在2019年6月经行政院核定,但计画全文却至今都仍未公布。民间团体从2019年要求资讯公开至今,政府却始终以「意思决定前之準备作业」为由,坚持不公布相关计画。但计画内容的黑箱,却无损于eID的标案接二连三的开标。截至目前,已招标有印製卡片案(32.9亿)、软硬体系统建置(8.9亿)、以及系统验证案(1.5亿)。用近44亿的巨额标案绑架原该遵循的正当程序,程序上的本末倒置,这样的政策要如何取信人民?

台权会呼吁立法院,应在未来将《国民身分证全面换发办法》送入委员会具体审视,别默许行政机关偷渡生效年限的作法;同时也呼吁行政院,应暂停eID的发放、公开全面换发计画,提供公民审议的时间,确认全面换发之必要性。并且立法或修法,保障人民权益。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欢迎捐款给人权促进会,鼓励他们产出更多好文章 延伸阅读 「隐私权」与「围墙」可能是2020年的关键字 你的资料不是你的资料:如何在资讯世界求生存?数位青年谈网路治理 有四点待修正的《集会游行法》:允准制、刑事处罚、禁制区、禁蒙面

本文经人权促进会(Taiwan Association for Human Rights)授权刊登,原文发表于此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