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老师变成直播主:肆虐「停课不停学」各国网路远距教学怎么做

2019年新型的高传染力,让各国政府纷纷採取延后开学或停课措施,以减少校园内群聚造成的。然而,学生在停课期间若真的中断学习,对于后续的课程进度安排并非好事,教育不能因此停摆。在此情况下,各自在家中利用网路远距教学,似乎成为最好的方式。

因应而需要提供远距线上课程的情况有两种。一种是招收国际学生的大专院校,因应国际学生无法出、入境,必须想办法让已付学费的这些学生能继续上课。另一种则是国家为了有效隔离,而关闭了国内各年龄阶段的教育机构。

远距线上课程的进行方式也分成两种。一种是利用校内外已经製作好的线上课程,提供给学生使用;另一种是老师使用社群软体或数位学习系统线上直播,在原定课表时间利用网路提供课程给原班级学生。

MOOC在爆发时扮演的角色

高等教育资深媒体 Inside Higher Ed的主编Doug Lederman指出,各校因应必须在极短时间内提供线上课程,虽然看似对数位学习的发展有帮助,以往不愿尝试线上教学的师生在此期间都会开始接触,然而也因为时间仓促,没有时间请教学设计师来重新设计课程,可能会造成不佳的体验,反而造成大众对于线上学习的反感。事实上,英国公开大学必须花一整年才能发展好一堂线上课程,因为牵涉到许多专业的技术。

2012年起各国名校名师製作的MOOC,在爆发期间便成为很好的远距教学课程资源。除了课程内容优良此一优点外,由于MOOC平台是针对大规模学习者所设计的,因此影片串流稳定度、资源存放空间、影片翻译、社群互动机制、远端评量方式、行动载具使用者易用性等,都已经投入多年测试与改善。对于需要配合立即提供远距课程的学校来说,MOOC是非常有帮助的,特别是那些没有足够资源製作线上课程或租用适合的数位学习系统的学校。

Coursera与edX两个MOOC主流平台都对推出了应对方案。Coursera决定开放世界各地被影响的大学免费申请校园方案「Coursera for Campus」,这些学校的师生只要利用线上表单填写以下资讯:「申请人基本资料、联络方式以及服务学校的名称、所在位置、师生人数、预期使用的学生数、预期使用Coursera的效益」,通过审核后就能在 2020 年 7 月 31 日前免费使用超过3800堂课、400个专项证书课程,且7月底前注册的学生最晚可以上课到 9 月 30 日。

7月到期时若仍然很严重,可以逐月评估延长使用月份。Coursera同时也宣布免费开放100堂课程给所有使用者到5月31日。edX也发布了「远距取用计画(Remote Access Program)」提供伙伴学校免费取用平台上所有学校的课程。

英国的MOOC平台FutureLearn虽然并未提出开放修课方案,然而及时推出了两堂课,伦敦大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于3月23日开始的「:处理新型」,以及伦敦圣乔治医学院的「一般情况下处理」,两间开课学校都是英国历史悠久的名校。世界卫生组织也有在自己的网站上开设了4堂与2019新型有关的课。面对疾病的快速传播,藉由网路即时、快速的传递专业医疗知识给大众,MOOC会是很好的方式。

华顿商学院因应则是在3月25日开始了6周的线上课程「流行病、天灾与地缘政治:全球企业与财务的不确定性管理」,他们希望藉此机会展示教师的专业,也能让学生于此关键时刻应用所学。课程内容谈及对全球市场与地缘政治的影响,以及领导者要如何处理危机。这门课程的影片会放在BlueJeans平台,作业放在Canvas平台,而非常见的MOOC平台上。

虽然Coursera与edX都提供了MOOC免费使用机会,然而课程主要是英文授课,并非所有课程都有翻译,且教育、法律、历史等主题的课程可能又有地域性问题,不一定适合各校的课程规划,加以各校有自己的评分机制与标準,故多数学校若有能力仍会根据课表,由开课老师以线上直播的方式进行远距线上课程。

当老师变成直播主、父母变成助教

停课期间,许多老师必须利用网站或软体连线上课,转型成为「教学直播主」。老师需要花时间学习录製影与操作软体的方式,而且他将发现,课堂搬到网路上后,不仅很难掌握所有同学的反应,还会被不佳的录影设备、不稳定的网路影响课程品质。有些老师不擅长使用线上软体,中文大学有一堂课,在所有学生都把名称改成「没有声音」后,老师才注意到他没开麦克风。老师虽然投入了更多时间、感受到更大压力、也遭遇了许多挫折,不只是亚洲地区,欧美地区的老师也有类似困境。

不仅老师被迫转行,家长也跟着多了新的职业「助教」。家长要在家中注意孩子上课时是否分心、是否有按时完成作业、是否上课时偷偷在玩游戏或看影片,而且孩子上课时遇到的问题,很可能会询问家长,使家长也必须要熟悉学习平台与教材内容,这也对家长形成了不小的负担。校方若能提供平台操作说明,并适时与家长互动、提供所需支援,将能改善此情况。

然而,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往往不会察觉到老师与家长的辛劳,而是感慨「要是没有线上课程,我们就可以放假更多天了!」,于是不管是还是芬兰,学生们都出现联合给予数位学习APP低分评价的抵制事件。至于高等教育阶段的学生,则因为无法过着多采多姿的生活,感受到线上课程造成的孤单感。

一位哥伦比亚大学的学生表示,线上学习系统的介面很难让班级同学进行深度讨论,「举手」的功能按钮常常被老师忽视,对话框里的留言则很令人分心,而且有时还会面临因为技术问题突然取消课程的状况。另外,对于因应停课而回国的国际学生来说,还会因为时差而无法同步上课。

远距线上课程的限制与困难

这样的远距线上学习体验,也许会使名校名师的课程被更多学生接触到,也许会让更多老师有能力与意愿製作线上课程,也许会让社会开始反思是否相较传统校园能有其他有效的学习方式,也许会让更多家长关心孩童课业及注意网路可用的学习资源。然而,这种模式也有它的缺点。

远距线上课程的学习成效,在高等教育阶段主要取决于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与学习动机,对于较低年龄层学生,则会与家庭教育有关。中小学阶段的学生,注意力较短,学习过程中需要更多引导,且此阶段的课程相较大学有更严谨的课程规划与评分标準。再加上网路上有多种令人分心的影片、游戏,若家长不重视教育,或是没有时间、没有能力陪同孩子学习,则学习成效不一定好。

然而,爆发期间,警察、消防人员、医护人员、大众运输交通等工作人员仍需要上班,亲戚若也各自隔离,孩子在家便无人照顾。有些偏远地区则是电脑、网路并不普及,孩子离开学校后便无法上网,家中长辈有些可能是文盲,无法协助教学。

如此一来,远距线上课程便会加剧城乡差距。为解决此问题,在1月宣布停课时,除了发布由7000个伺服器支持的「国家网路云课堂」,同时亦安排藉由电视台的国家教育频道播放课程给无法网路连线的地区;华盛顿大学则借给学生笔记型电脑,并维持校园图书馆开放,以利学生可在停课期间使用图书馆的电脑。

另外,据报导,有些类型的课程并不适合以线上课程形式进行,例如技职学校的实务体验学习以及音乐、跳舞、绘画等艺术课程。特殊教育与身心障碍的学生,在使用线上课程也必然会遭遇到问题。而且现在多数线上课程并非有系统的完整课程,仅能供短期辅助教学使用。

再者,现在虽然各式线上学习资源、课程、平台蓬勃发展,然而却也因此很难找到适合的课程,有些太简单、有些太难、有些则缺乏互动,使用者还必须配合加入多个平台会员、下载很多APP,老师也需要学会不同的平台介面操作方式。

随着越来越多学校在期间仰赖远距线上课程,老师、学生、家长与政府必然会在使用过程中发现更多问题。藉此机会让全球的教学工作者一起集思广益,或许对远距线上课程的发展能带来新的转捩点。

延伸阅读 解析大专院校难以「超前部署」远距教学的七道阴影 当大学被迫推出「线上教学」,刚好可以验证我们的课堂有多少「无效教学」 面对「学习碎片化」,多数大学推的「跨领域」其实都搞错了方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