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纷纷作「文革50年」历史回顾却罕有跳脱框架的反思

先谈旧说法,回顾文章可把文革「原因」说清楚一点

对于文革,笔者除了倚靠书本论述及网络资料以外,便是聆听父母、长辈和学者的分析,缺憾是没有长辈们体会那么深刻,但对于我这一代人,倒有些被时代选中的好处—不管看文革多少周年,没甚么主观情意结。

假如你们有耐性读到最后,笔者希望会为文革的反思带来前瞻 / 另类一点的看法。

今天笔者看过〈明报社评:文革50年 中共左右为难〉后,察觉内文起初的表述方式:「所谓『五一六通知』,就是1966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通过的《中央委员会通知》,决定发动文革」,很容易令人误解文革的「起因」是「五一六通知」,即因为毛泽东促成中央政治局一致同意发动文革,所以才由文斗到武斗化成那十年浩劫。(这种点题表述,可能让新一代读到本地报章回顾,会不明白文革真正原因)

可是,若我们对解释文革「原因」有更对焦的要求,《风传媒》昨天一篇〈十年浩劫一分钟看懂:什么是文化大革命?〉劈头第一个问答已準确点出文革起因:

「毛泽东推动人民公社、大跃进,导致逾千万人陷于饑荒死亡。1966年,毛泽东为转移责难,以革命名义攻击党内不同派系,推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文革),动员红卫兵在各地进行阶级斗争,并尊毛泽东为最高领袖。」

即:毛泽东发动文革,是为了掩饰自己盲目推动大跃进造成近数千万人死亡的事实, 唯有借社会对他的个人崇拜,令他的管治地位无可动摇,就是:以新的错误盖过以前的错误,「死不认错」,一错到底。毛泽东先在党内装作病态和退让,再试探个人崇拜的宣传效果,结果成功借崇拜思潮反制刘少奇势力,才最终有所谓「五一六通知」的触发点,它只是文革正式启动的导火线,而非真正原因。

刘少奇对于「文革」也有一定历史责任

其实早在上年2月BBC中文网在回顾大跃进文章〈历史瞬间:西方人眼中的「大跃进」〉,结尾已带出一直以来大跃进的错误与文革息息相关。刘少奇是大跃进的惨剧发生后,最早反省和检讨的党内重要人物,所以才提出这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暗示这个人祸就是毛泽东的盲目推进造成的,他认为自己与毛泽东也要为这次历史污点负起历史责任。

不过,如果大跃进是毛泽东无知与权术的重大错误,然后成功以「文革」靠个人崇拜专权。那么,刘少奇在中共七大先提出「毛泽东思想」是党一切工作的指针,则是间接使毛泽东后来专权的重大「失误」,为文革的思想狂热埋下伏线,即使他是无心之失,也留下了这幕令人痛心的历史阴影,刘少奇或多或少「又」要负起一点历史责任。

情感上,毛泽东以文革掩盖大跃进的错误固然极端丑陋,文革期间个人崇拜、批斗杀人和摧毁文化文物也反映人性可以如何残忍阴暗,在笔者中学时期最深刻的,就是在课本读到文革时,一幅照片记录了有人为了躲避红卫兵的批斗,迫于无奈跳进「粪池」,活生生被髒臭的屎尿淹死,你能设想如此恐怖的追捕才会情急跳进粪池吗?不过笔者的想法并没有停留在这类感性层面。

不必「无限Loop」文革回顾和情意结,对此历史错误,却有「新想法」

笔者常听老一辈谈及文革,主要如上述各点作出评论、历史回顾,或深切表达悲痛回忆,坊间媒体亦大都如此—最明显是《端传媒》的文革50年专页,不离这类观点。此外,也有学者跟笔者谈论「大跃进及文革」时提及一种观点:大跃进及文革的悲剧,这是共产和社会主义绝不可行的历史铁证。

这种说法大概连带针对政府权力与经济模式的讨论,即使极权国家诞生了一位天才领导人,他各方面的想法做法,未必绝对正确,一旦走错路就遗害无穷,民主选举、自由经济才是世世代代以免悲剧再次发生的灵丹妙药。笔者必须一再强调极度同意这种说法,方向亦无大问题,甚至100年内全球国家也应该拥护民主自由制度,以免过往那种落后的极权制度和领袖再次出现,并无悬念(笔者认为当下即应拥有真正的民主普选制度)。

且别急,笔者现在带出前瞻的分析重点。毫无疑问,大跃进和文革的历史错误是事实,但共产主义 / 社会主义的「观念 / 价值 / 想法」,是否100年后、200年后、500年后、1000年后绝不可行?笔者看未必「绝对」,毛泽东的错误首要是他的权力慾,他不择手段的极权,以及他的无知,除了当时共产主义的实践违反普遍人性之外,也是「科技的限制」所致。为何这不止是政治学和经济学的讨论,而且可以涉及科技问题?道理十分简单,毛泽东的极权除了当时其政治观念的落后残暴,他落实一项政策之前能掌握甚么?他能够理解多少国家数据才能实行政策?请问他有超级电脑吗?他知道大数据(Big Data)吗?他有人工智能协助吗?毛泽东凭甚么掌握人口?凭甚么工具生产粮食?凭甚么知识和做法实现政治理想?我们在不停重複历史观点、回顾文革的同时,除了合情理批评过往统治者的错误以外,还可以作出更多想法,甚至是「另类批判」。毛泽东由原初大跃进的尝试失败后,从朝往共产主义理想转为大搞个人极权统治的方向,我们不断作历史的回顾反思,除了针对政治层面,大可跳脱上一辈的框架。

虽然,我们目前的超级电脑、人工智能技术、3D打印技术做到的效果仍然有限,但你无法断言100年后、200年后、500年后、1000年后的水平和效果,以及不断突破创新的科技对实践昔日理念的影响。譬如当3D打印技术日后「神乎其技」可以製造不同食物,会否对我们目前认知的资本主义造就「阶级」带来冲击,不再是贫者越贫、富者越富,会否「可能」是迈向分配平等的关键?假如以此方向发展,21世纪末可能消解了我们困苦的贫富悬殊问题,即使未必如20世纪所理解的「共产」完全一致,却可以是平等生活的新开始。又假如,当人工智能又到了「神乎其技」的地步,他们对社会各种资讯的统整、处理、分配,能够安顿社会秩序,到时候会否出现自由的收紧却未必引来极大反弹?会否完全不可能出现呢?这些科技与政治经济的联繫,绝不能轻轻说句「天方夜谭」便即带过。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被部分学者斥为荒谬,在20世纪如此,21世纪末却未必如此,笔者保留开放态度,不敢过早断言。

当下绝对应该实践民主自由制度,然后,我们再设想下一步

笔者并非在此借机反对民主自由制度,刚才笔者已强调非常认同普世价值,一切目前的民主自由制度、的普选也要「坚决实践和捍卫」。笔者只是提出人类历史的错误,除了那个时代的人性暗阴面和无知,还是实际上、物质上、科技上的限制,许多悲剧惨剧,往往是只有一个时代的人之良好意愿,却没有掌握时代、掌握事实、掌握步骤,本质上不是一套价值观全对或全错,全善或全恶的问题,一些美好的理想总有人会继续追求,但追求的反思之中,必须关注谈论「价值概念」以外,实际人类的科技水平如何,这随时是思考问题另一重大关键。这是人类文化文明一种微妙的平衡,当科技、科学水平偏低时,实际能够实践的做法不多,思辨出一套最妥善的制度和政治观念很重要,民主自由近现代如何造福世界,根本毋须置疑,这是普世价值,绝不是常挂在嘴边指斥的:西方价值霸权。然而,我们仍应以开放思维,在不同社会实现了民主自由制度以后,应当如何看待科技与政治经济的关係,会有甚么以前未有想及但「可能」带来更大福祉的新改变。

如果你是研究传统的文史哲科目出身,或许感到上述「反思」有点古怪,真的有关係吗?又或会一再误解笔者的意思,猜测笔者是否反对民主自由制度,必须一再提及,笔者只是作出另一种反思文革的角度,可以跳脱旧有讨论框架思考更多,反对民主自由制度绝非撰写本文的意思 / 意图。假如你们多与认识科学、科技,掌握未来发展趋势的朋友谈天,这些想法回头思考以往的历史错误、思想错误,并非天马行空的想像。

上述反思是以未来科技趋势,以前瞻的角度回应有经济学者提及毛泽东实践共产主义的失败,诱发出文革的悲剧之说。至于这方面的深入争论,包括马克思共产主义不同层面的学术探讨,笔者会在本年内综合不同学者的说法,分享更多观点和分析。

〈明报社评:文革50年 中共左右为难〉 〈十年浩劫一分钟看懂:什么是文化大革命?〉 〈历史瞬间:西方人眼中的「大跃进」〉 〈集中共受害者与迫害者于一身的刘少奇〉 〈文化大革命.五十年后的记忆战场〉

核稿编辑:周雪君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