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正文

前途汽车是否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前途汽车是否到了最危险的时刻?陆群想了想,“还会有更差吗,我认为不会了。”资金断链、员工讨薪、新车难产,身处第二阵营的新势力们正在遭遇相似的魔咒。

本以为约陆群会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然而他答应的很爽快。“现在网上一搜,前途汽车、长城华冠、陆群,全是负面,但你看我们也没灰头土脸的躲着,今天有什么就说什么。”在企业内部很多人喜欢喊他老陆,而在外界眼中,这是一个标准的理工男:内敛、专注,拥有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学士学位,北大国际MBA及美国Fordham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按照陆群的设想,一旦第二款量产车K20实现上量,前途很快就能实现自我造血,实现现金流转正,到最后实现利润转正,这个过程只需要半年。“可能大家不信,那我就把话先撩在这儿,到时候我们来检验。”陆群说。

采访当天,距离三里屯前途驿仅一墙之隔的某大厦内正在举办TFBOYS的出道周年庆,即便是一个工作日的下午,依旧有无数90后00后蜂拥而至。理解也好,不理解也罢,他们都将是K20未来的潜在目标群,但业界的好奇之处在于,他们会是前途的真命天子吗?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前途苏州工厂员工遭遇欠薪的消息被陆续曝光,由此也引发业界对于这家造车新势力生存状况的担忧。公开资料显示,前途汽车(苏州)有限公司于2015年2月在苏州高新区成立,为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一期投资超20亿元。陆群并没有回避与否认,“这是事实,我们还在解决中”。就在接受我们采访的前一天晚上,他才刚从苏州回来。

陆群想表达的有三点,第一,这一定是前途要着力去认真解决的事,而且也是能解决的;第二,资金疲惫是企业的常态,谁也不敢拍胸脯说自己的资金链一直富裕;第三,这不代表天就塌下来了。

尽管陆群口中称欠薪的钱只是小钱,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至少从侧面反映出这家企业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而这也是所有新势力造车一直绕不开的敏感话题。如不出意外,赴美IPO的的头部新势力企业数量将达到三家。国内媒体的普遍观点是,不赶着这波红利期去打通资本市场,更待何时。而许多新势力创始人都有着相同的感触,资本界对于汽车产业往往是先热捧再冷落,然后再热捧再冷落的起伏式态度。

由此也带来一个矛盾点,由于造车是一个长周期的过程,而中国资本市场的风头又以短期为主缺少中长期的工具,因此就会出现不匹配的现象。“这也正是很多企业还没实现盈利就着急去IPO或者找政府接盘的原因,它们无一例外都是想办法去解决周期不匹配的问题。”陆群说。所以在他看来,严格讲IPO并不算是一种融资方式,更多是对投资人有一个交代。但不得不承认,现阶段对于新造车企业来讲就是一个拼资源的时代。

谁在这上面做得更好一点,可能就会渡过难关,做得差一点可能就会比较艰难,而无所作为的可能早已经死掉了。陆群坦言,这方面并不是我们的强项,“我们也融了一些钱,但其实我们也没有花很多钱。”所以现在是前途汽车最危险的时刻吗?陆群想了想,“还有更差吗?不会。”调侃也好,自嘲也好,陆群说你现在网上一搜,前途汽车、长城华冠、陆群,全是负面,但我们也没灰头土脸的躲着,你看咱们聊着天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应该讲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了,还能再怎么样呢?”至少在心态上,陆群是乐观的。

“现在解决一些问题总比不解决要好,先解决总比晚解决好,把车多卖一点总比少卖一点好,被消费者喜欢总比被消费者diss要好。”都说汽车产业是一场马拉松,但令陆群不解的是,为什么某些问题放在新势力身上很多人就又忘了呢。在他眼中,现在最多也就到第一个五公里的阶段,真正惨烈的竞争还没开始。

“新能源市场全面竞争的标志并不是特斯拉在中国建厂了,而是丰田、大众开始大规模在这个领域推出纯电动车型,但因为影响,这个时间点可能要到2021年或者是2022年。”陆群说,除去那些已经死掉的,但活着的谁又敢说自己就已经成功已经站住脚了呢,很多事情还远没到盖棺定论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