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特斯拉首席设计师Franz探寻品牌背后的密码

一场交流下来,最大的感受则是特斯拉那种简单粗暴的直接,也就是Franz口中总是提到的“高效”。一切设计均以结果和目的为导向,时刻都在考虑它能否最终落地,而这也从一方面解释了为何Model 3能够如此成功。

文章开篇,想要谈谈我心中所认知的特斯拉。这是一家极具创造力的新能源车企,有时候甚至可以称它为21世纪最伟大的科技公司之一。其掌门人埃隆·马斯克除了集天才与疯子于一身外,还是目前全球最为富有的三位大佬之一。

并且伴随2018年特斯拉Model 3的出现,电动汽车中拥有了首款可以直接挑战同级别燃油车的产品。只不过有时候由于该品牌过于直男、固执甚至略显低情商的处事方式,伤害了部分用户,也让旁观者带有了偏激的眼光。

的确,正是这样一家优点与缺陷并存的企业,无时无刻不在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吸引力,想要让人一探究竟。而就在今天,一次弥足珍贵的机会,让我们可以和特斯拉首席设计师Franz进行远程连线,去探秘这位元老级人物背后的东西,以及去解答为何目前在售的特斯拉车型,在产品设计层面可以做到独树一帜。

在此之前,更加令人兴奋的是,本次活动的地点被选在了位于上海临港的特斯拉超级工厂。进入大门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戒备森严的现代化制造基地,空旷地区摆放着一台台即将发往全国各地的国产Model 3,只是其中并未见到即将在明年Q1季度交付的Model Y。

回到正题,活动开始后远在加州的特斯拉首席设计师Franz,同时与上海、北京、广州三地的媒体老师进行了Q&A环节。首先,在被问及何为特斯拉的设计理念时,Franz回答道:“我们遵循特斯拉的第一性原则,把工程原则用在设计理念中,考虑用什么样的方法去实现,好的设计应该让你看不见,就在那里,但非常好用,还能解决问题。”

随后,他又补充道:“比如Model S、Model 3和Model Y,有类似的地方,车辆要非常高效、漂亮,符合空气动力学,还要考虑电池要用的更少,这样成本可以更低。Model S很像运动员,没有多余的体重和肌肉,但有最高效的表现。车就要像运动员一样,非常高效,但外形必须是非常漂亮,非常有吸引力。”

“没有什么具体的要求,必须要让特斯拉长得像什么,Cybertruck就是例子,它样子非常独特。简单来说,就是我们要做非常漂亮的产品,尽可能的高效,并且能够解决问题。”

不可否认,整场采访下来,Franz不止一次的提到了“高效”这个关键词。而在特斯拉目前在售的四款车型中,无论内饰还是外观,我们也能极致体会到高效背后的意义:把一切无关的、琐碎的东西抛弃,只留下特斯拉认为有用的部分。

随后,再被问及Model X独特的鹰翼门设计,以及Cybertruck皮卡当初的设计初衷时,关于前者Franz表示:“当时马斯克与我在讨论,怎么能让这辆车非常方便,像 SUV 这种车,有滑门和传统门两种形式,对于后排来说都不是很方便,传统推拉门还特别占地方,在停车场的时候不是很便利。”

“而Model X 设计的是三排座位,所以就要好好想一想怎么上下车比较方便。最重要的原则是不要占地方,尽可能最大开口,上下车尤其是第三排比较方便。我觉得这个门还是挺成功的,最终看起来也非常酷。”

的确,相较于Model S,Model X鹰翼门的出现,彻底奠定了特斯拉科技感与豪华感并存的品牌定位。而去年Cybertruck皮卡的出现,可谓再次赚足了噱头,吸引了全球汽车人的关注。关于后者的设计Franz说:“其实特斯拉考虑做皮卡很久了,并且在一段时间内尝试了各种方案。但是在做皮卡很难,福特、道奇、雪佛兰等传统品牌,占据了大多市场份额。”

“但是必须承认的一点,它们所设计的皮卡在外形上都非常传统,并且几十年内都没有太大变化。因此,我想要打破现有的固定范式,不跟着现在的皮卡样子走。我们认为皮卡应该是非常强壮的,外面的车身不应该那么脆弱。我们用了一个非常耐用的外骨骼,非常耐用,不可能把它弄坏。同时,用了最简约的外观,战斗机是灵感来源之一。”

从Franz的话语中,一方面能够感受到特斯拉想要从本土传统巨头手中抢夺份额的野心,另一方面在设计上,他的想象力与执行力再次得到了极佳的体现。进而才有了Cybertruck这样一款有着跨时代意义的作品。

至于在被问及怎样看待自动驾驶对于特斯拉设计层面的影响,Franz的观点很有意思。他认为:“自动驾驶汽车的出现,有点像曾经社会从马车转向汽车进化的过程。在马车被淘汰之前,中间有一段时间,大家一度不敢相信马车会被淘汰。而此刻,当我们在转向自动驾驶这个庞大的令人激动的新机遇,极可能改变汽车设计。”

“现在和从前相比,自动驾驶的比例已经越来越多了。如果你去坐飞机或者高铁,你不会考虑驾驶员是谁。而实际上飞机也会有很多辅助驾驶的功能,而不完全依赖飞行员。汽车内饰会围绕驾驶员来开发,关注你们不开车时会有哪些事情可以做。”

综合来看,按照他的观点,一旦自动驾驶能够逐渐普及,车辆设计层面所关注的将会是从乘客视角去考虑问题,例如娱乐功能、智能化、舒适度层面。此外,Franz也表示在特斯拉这么多年的时光中,设计部门一直以来都是和工程部门、制造部门相互协同的。

而这恰恰也是他口中“设计”与“艺术”的差别,因为前者需要落地,并且匹配上足够的美观度,后者则带有浓烈的个人色彩,往往只存在于理论或想象层面。并且Franz还表示,目前特斯拉还有许多有趣的项目正在进行中,只是无法透露。

最后,在被问及特斯拉有计划在上海建立设计中心?Franz回答道:“设计中心不一定在上海,但是会放在中国。我们要进一步增大在中国的存在感,我们知道这片土地上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就设计与工程而言,最合理的便是由本地人来主导本土设计。我们希望从设计到工程都依赖中国的人才,甚至可以输出到全世界,我们在积极探索这样的可能性。”

总之,一场交流下来,最大的感受则是特斯拉那种简单粗暴的直接,也就是Franz口中总是提到的“高效”。一切设计均以结果和目的为导向,时刻都在考虑它能否最终落地,而这也从一方面解释了为何Model 3能够如此成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