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ve为何问应徵者:你还是处男吗——重用A+叛逆鬼才

Steve Jobs眼中,「全天下的人只有神和白癡的分别」

从首次使用iPhone3Gs、iPad2等体验,笔者当年已对苹果(Apple)产品心悦诚服,自从乔布斯(Steve Jobs)2011年逝世以后,一直未有机缘重新回望这位「科技企业家与思想家」,现在打算透过一系列篇章作为纪念、分享感思。

前一系列文章,主要重温Steve生前唯一授权传记《贾伯斯传》(Steve Jobs)的一些重点;后一系列文章,则以《成为贾伯斯》(Becoming Steve Jobs)补足观点,从不同角度思考他为人们带来的启示,或汲取教训。值得一提的是,Steve除了找来一批批天才横溢的人贡献出卓越的电子产品,也一如历史上的思想家造就一个时代的启蒙,有能自圆其说的独到见解,成为不少人的心灵导师,不管他们的事业与科技产品有没有关係,正如一位思想家的启蒙意义,绝不囿于生前的职业本身。最近朱克伯格(Mark Zuckerber)引人谈论的一段分享,表示「企业家有没有自信延揽比自己还厉害的员工」非常重要,就是勇于招揽比自己更厉害的人才共事。

事实上,远早于朱克伯格说这番话,Steve在用人方面已是科技界超级果敢与叛逆的代表,跟他共事的人都同样叛逆,更重要的是这种叛逆与能力互相结合,彷彿他身边的人都有资格成为教主,敢作敢为,勇于叛逆与创新。Steve往往二分地看待这个世界的人,只要不是「开悟智者」(enlightened),就是「笨蛋」(an asshole);做事表现不是「棒极」(the best),就是「烂透了」(totally shitty)。

与他共事的亚特金森(Bill Atkinson)便如此道:

「在贾伯斯底下工作,实在很不容易。在他眼里,全天下的人只有神和白癡的分别。如果你是高高在上的神,那你就不能犯任何错误。像我们这些被他当作神的人,都知道自己只是凡人,也会做出错误的决定,也像任何人一样会放屁,因此我们都很害怕哪天就要被他从高高的神坛踢下来。至于被他视为白癡的工程师,其实也很聪明、非常努力地工作,然而他们觉得永远都得不到贾伯斯的赏识。」

问应徴者怪问题,看你反应:你还是处男吗?

这种态度,的确见证在他聘请人才的时候。曾经,他特意问一位应徵者甚么时候才「破处」(根据Walter Isaacson着作),一般人几乎不会在面试场合碰到的问题。这事发生在20世纪80年代,当时Steve需要软件人才合力造出更好的「麦金塔」(Macintosh)而招揽新成员,面试时他总会抛出古怪的问题,有时也会让对方玩一下飞机射击游戏「守卫者」(Defender),目的是为了看看那人临时的反应和表现。

Steve很重视跟他共事的人的才能、性格和态度,问应徵者一些「古灵精怪」的问题,就是想看看那人思想有没有幽默感,能不能按情况灵活变通,所以Mac的软件部门充满鬼才。那时他面对一位拘谨又僵化的人来应徵,便索性问他:「你第一次性经验是在什么时候?」而且你不回答他便追问下去,对方自然不知所措、不懂回答。

Steve身边的何兹菲德(Hertzfeld)一起面见应徵者,看到对方如此尴尬,便问一些技术问题,好让他能说些甚么,殊不知几句之后,Steve在装火鸡咯咯地叫起来打断他。结果这人放弃了,站起身说:「我想,我不适合这份工作。」

相信,每个人解读这段经历会有不同看法。笔者大胆假设,如果这位应徵者当时敢于向Steve发火,说出自己认为对工作很重要又执着的想法,连结到软件技术之上,相信结果完全不同,即使Steve可能仍要确实他的才能,但是他会喜欢叛逆的人一起做事,能够坚强接受冲击又知道自己要成就甚么的人。

Steve Jobs早就教懂下属:A级的老闆会招揽A+级的员工

亦由于跟Steve共事的人如此多天才横溢的鬼才,所以他们都懂得必要时叛变,只要具体知道如何用最好的方法突破,大可逆反他的意思。

就在Steve逝世后数年,曾与他一起工作的盖伊.川崎(Guy Kawasaki)公开分享,多年以来从Steve身上学到甚么,其中一项便是A级的老闆会招揽A+级的员工。原因在于,如果你为了安全感,害怕被下属打败,而聘请比你能力低一阶的人,那么,担任主管的人也会照样聘请比他能力低一阶的人,他们一样没安全感,如此下去,到头来还是老闆放心不来,要亲力亲为主导要务,无法专注在其他事上。

更严重就是,企业内A级的人请B级员工,B级的人请C级员工,如此类推底层的人可能是Z级的员工,那么,这样的企业是没有任何创造突破的前途,老闆没办法专注在其他事上,没办法交託下属推进。换来的是甚么,他称为「蠢蛋大爆炸」(Bozo explosion),就是一大批蠢人拖住企业的后腿,要上层费心力照顾。

就是怕别人不知我们是海盗:「绝不妥协,过程本身就是收穫」

话说回来,造出卓越的麦金塔电脑,痛击自己曾经疼爱过的丽莎(Lisa)的那段日子,是Steve回忆人生最浪漫的时光。在1982年,Mac团队来一场中途休息,数十名员工到鸟丘海滩(Pajaro Dunes)渡假,Steve说了些感言和信念:

「我们这五十人日日夜夜拚死拚活,为的就是要在宇宙掀起波澜。我知道,我这个人或许有点难相处,但这的确是我这一生做过最有意思的事。」

活动期间,Steve高举这些信念:

「绝不妥协」(Don’t compromise) 「延后总比做错来得好」(It would be better to miss than to turn out the wrong thing) 「直到出货那一刻,才算大功告成」(It’s not done until it ships) 「过程本身就是收穫」(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

在Steve生日的时候,团队在总部外的路上竖立大看板——「史帝夫,28岁生日快乐。过程本身就是收穫。海盗团队同贺。」(Happy 28th Steve. The Journey is the Reward.—The Pirates.)

而属设计部门的凯柏斯(Steve Capps)静悄悄弄了支黑布海盗旗,画上附有交叉骨头的骷髅头,双眼是彩色的苹果商标,插在大楼上。几星期后,丽莎团队抢走海盗旗,声称要交付赎金,后来又被凯柏斯拉队抢回来。Steve爱死员工这样创意无限、自作主张(自把自为)。

叛逆Steve Jobs只要有成果——他第一声骂你「混蛋」,然后笑了

不过,有时候自作主张是需要付出代价的,首先是承受他愤怒地咆哮,然后你必须确实取得显然的成果,或令他最终明白你的苦心是明智的。正如麦金塔电脑诞生之前,几乎因为Steve的顽固和错判而出事,他本要Apple内部专案小组完成崔姬(Twiggy)磁碟机,可是后来发现它读写失败率过高,Steve选择了事后认为完全错误的替代方案,他选择了一间小型的磁碟供应商——阿尔卑斯电气株式会社(Alps Electronics Co.)合作,可是,他们虽然收费廉价,但技术粗糙,连原型机也造不出来,Steve却坚持让他们接管磁碟机生产;Steve之所以採用小厂,是因为对Sony的代表及产品没有好感,磁碟机不精緻也嫌太贵,下令不可跟Sony合作。

幸而得益于贝尔维的叛逆,他劝不了Steve採用另一替代方案,偷偷瞒着他跟Sony协议採用它的磁碟机。终于,到了1983年5月,麦金塔电脑距离正式推出没多少时间,Steve才知道阿尔卑斯那边竟要求多一年半时间才能造出磁碟机,这时贝尔维道出真相。Steve大骂他们「混蛋」之后,随即笑了,知道他们救了麦金塔一命,他们证明了自己做了正确决定,促成壮举。

一位敢向Steve Jobs咆哮的人:「可否请你闭嘴?」

80年代太远了吗?就说近一点的iPhone吧。早在Steve提出打算要为iPhone做好多点触控技术之前,艾夫(Johnathan Ive)已瞒着Steve私下引领团队,额外抽时间在平日的专案以外,製造触控板(Trackpad)多点触控功能,这功能可转移到萤幕上。因为艾夫知道Steve急躁狠下判断,只要技术未够好,可能把整个意念完全摧毁,他便不可能重提出来;艾夫唯有私下进行,深信只要多点触控技术圆满,小心安排展示环境,运用投映机,相信Steve会接纳这项技术:

「(史蒂夫)很容易对事情太快就下判断,所以我通常不会在别人面前秀东西给他看,因为他很可能会说,『这简直是狗屎!』然后直接扼杀了那个创意。我觉得创意非常脆弱,所以在发展过程中,你必须温柔以待。」

iPhone的诞生,还有另一位叛逆奇才魏文德(Wendell Weeks),他曾在20世纪60年代主导俗称「大金刚」(Gorilla glass)的强化玻璃。Steve后来找到魏文德,认为iPhone萤幕必须造出这类不易碎裂的玻璃。可是二人最终见面,Steve滔滔不绝地谈起製作流程,魏文德大概知道他略懂一二,但也显得太无知,便大声跟Steve说:「可否请你闭嘴,让我给你上一堂玻璃课?」Steve一惊之下安静了,细听他如何藉离子交换法为玻璃加一压缩层。

虽然在产能(capacity)方面遇上困难,Steve跟他说只要坚持必然可以找出解决办法,最终魏文德果然在六个月之内造出全新的萤幕玻璃。在iPhone发布当天,魏文德收到Steve寄来的一封短笺:「没有你,我们不可能做得到。」

为了卓越的成果,情感伤害和自尊心「显得次要」

显然,Steve渴求的人才不仅仅只有某方面的才能,而且这种才能到了一个地步,能够「内化成」一种叛逆的情绪,因为只有到达这层次的人,才敢于说出自己坚信的想法,不管面对的是何人,只关心如何理解一件事甚至促成它,过程中为了成果,能够接受一切压力和打击。在卓越的成果面前,那些情绪伤害、自尊心显得次要,大家必须像海盗一样坚强,受得起损伤。

正如Steve享受自我逆叛,他以同一标準接纳他人的叛逆,这方面没有输打赢要。他在1995年接受传媒访问时说,只要他听到有足够理据的说法,他便会立即推倒之前的想法,採用新想法,不管是谁提出来的。他宁愿跟才情横溢的人共事,即使再难相处也认为值得,而且感到快乐,也是这样的人才能促成更卓越的壮举。

延伸阅读:

Steve为何问应徵者:你还是处男吗?——重用A+叛逆鬼才 Steve:迷幻药..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iPhone背后是缘分和境界 Steve:我认为Apple经得起时间考验—iPhone X失落了海盗精神 禅心Steve:如果盖兹年轻时曾去静修,眼界会开阔多了 Steve:我不是残酷暴君——传闻与真相

参考资料︰

华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着:《贾伯斯传》(Steve Jobs),台北市,远见.天下文化出版,2011年10月,第一版。 贾伯斯教我的十二堂课 祖克柏透露成功关键,找员工一定照这原则

核稿编辑︰郑家榆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